超高校级的妄想少女

心之所囚即为牢笼,心之所向即为堡垒。

【完结】【最吉】弹丸论破V3完结之后

目录链接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PART5

----------------------------------------------------------------------

最原终一不明白“XXX”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三个字先是写上了,然后却被 之前写下它们的自己刻意涂掉,而且涂抹成三个非常整齐的菱形。这三个图案不禁让他感到有些头晕——但他没有停止继续调查,而是往后翻了翻。

——奇怪的是,这本日记只有这两页。后面全是空白的。

而这个第二页……则是一张非常奇怪的图。里面似乎是手工画上的不规则的线条组成了抽象图画,仿佛有什么字在里面。最原终一顺着笔画慢慢思索,突然一声惊呼——

啊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垂下眼帘,维持着坐姿一动不动,但实则大脑正在飞速运转着。然后,他无声地笑了笑,打开了电脑进行了一番搜索,然后拨打了一通电话。

==========================================

当最原终一再一次来到弹丸论破V3的总部时,入间美兔是诧异的。她无法故作淡定,只能皱着眉问道:“不可能……你还是想起来了?”

“是的。”最原终一上前一步,“带我去见王马君。”

“这……这里不方便说话。”入间美兔拿出手机给boss发了条紧急信息,踉踉跄跄地带着最原进了公司的贵宾室。

弹丸论破公司的社长是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中年人(小高和刚),原本让最原终一再一次进入游戏就有点后怕,于是安排了监控,没想到人直接抖出了王马小吉是系统,而且是由人脑在操控的真相。虽然是得到对方父母允许的,但是到底也不算是人道的做法,宣扬出去就不好了。于是强制性地让他失忆,抹去和王马小吉相关的记忆,还去人家里把相关的东西都清理掉了——说句可怕的,最原终一的家里全是王马小吉的照片和海报,但是没有买手办……

”你是怎么又想起来的?“

”毕竟抹除记忆这种技术,做得不好肯定会有后遗症,要是我去医院查一查,医院很容易发现倪端吧。所以你们采取的是催眠。“最原终一说道,“我早就考虑到了这种情况,所以在参加游戏之前就通过某种方式对自己进行了暗示,进入了自我催眠状态,保险起见,也让自己暂时忘记了和王马君有关的记忆,等到自己回来看到日记本的暗示图片的时候来反催眠,所以想起了一切。”

“日记本……?”原来功亏一篑在一件没有找出来的漏网小鱼。

“其实您没有商量的余地,因为这次谈判完全是我在优势处,但我愿意给出对双方都有利的博弈。不来赌一把吗?”——最原终一微微眯起眼睛,这时的他说出这句话时,是自负的。他有充足的把握,充足的筹码。

“……说出来听听。”

“带我去见王马君,如果我有办法唤醒他,我就带他走,弹丸论破的主机系统和他再无任何瓜葛;如果我失败了,那么——我也自愿成为这个游戏的人脑系统,和王马君一起维护这个游戏的运营。”最原终一吐出最后一个字后,社长先生感到对方的疯狂。

不论成功与否,他的目的只有一个——牢牢拴住了王马小吉。

【王马君一定是真实存在的。我要去确认这一点,然后,占有他。为此,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对于社长来说,这个条件当然是非常划算的。要唤醒一个植物人状态这么多年的人,根本是不太可能的。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他可以再收货一个拥有超高智商的人脑系统——双核当然比单核好。

“……可以。”良久,社长终于吐出了这几个字,“不过你要怎么唤醒?”

“他们就快来了。”最原淡淡地说道。

五分钟后,一个优秀的医学小队出现在了贵宾室。——忌村静子,第三期弹丸论破的游戏参加者,超高校级的药剂师,现实中也属于一个国际上最为优秀的医学团队。最原终一拿自己这次游戏所有的奖金为悬赏,把他们喊了过来。

“他们都会签上保密协议,社长您放心。”最原微微笑道,“能带我们去王马君那里吗?”

“……好、好的。”完全处于被动地位的社长木木地带着他们走向公司深处。

=========================================

“成功率是真的很低,真的可以只要尽力不管结果拿走钱?”忌村静子其实很兴奋,不仅为了金钱,更多的是——有一个活生生的实验体呀。

“只要不危及生命,允许失败。钱你们自己分。”最原终一漫不经心地说出这句话,他现在的瞳孔里映着的只有王马小吉的,真实的面容。

——他和游戏里一样,是个看着很脆弱,但是很倔强,很孤独的人呢。

——和自己一样。

==========================================

王马小吉感觉自己的思维突然变得十分迟钝,对系统的维护也变得十分吃力。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变化,其实他也是十分怕死的。

当时在最后和最原终一说出了故作轻松的“byebye”,实则之后后悔不已。如果自己再说一句“不要走”,对方会不会留下来?——唔,不会吧。怎么可能呢。可是,他说了要自己等他……是什么意思?他回来带走自己?还是他还会回来陪自己?可是被抹去记忆后的最原还能再一次和自己有如此深的羁绊吗?

——说羁绊可能也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毕竟自己也是个爱说谎的骗子呢。但最后的最后,能完全理解他谎言的人,只有最原终一一个。

“他一定是和自己一样的人。”

“想要占有他。”

——王马小吉这么想道。但是他现在已经慢慢地不能在虚拟空间走动了,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先是越来越沉重,继而越来越轻,轻得仿佛要飘走一般。

“王马君?王马君!”

——诶?最原酱……?是自己的幻觉吗?这是……死前的走马灯?

————

王马小吉无法说出一个字,他的喉咙非常干渴,他感到自己的身体非常冰冷和僵硬,但是他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他,能感受到对方的体温和细碎柔软的亲吻。他感到一切都像是假的,也像是真的。

“这是虚拟?还是现实?”他吃力地发声。

“不管如何,我在这里。”最原终一轻轻地抚摸着王马的头发,“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在我身边,走不了了。”

“哇,那还真是不自由不爽快呢。”王马小吉嘻嘻笑道。

“你又在说谎了。”

“呢嘻嘻……“


【END】

(更新至part5)【最吉】弹丸论破V3完结之后

part1: 链接      part2: 看这儿

part3: =v=      part4: 戳我

============================================

“——”醒来时,最原终一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病床上。

“你在游戏过程中突然发生严重的系统错误,所以我们为了安全起见把你送到医院住院观察了。”入间美兔的声音再次传来,告诉了他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我感觉没什么问题。”最原动了动手指,发现一切完好。

“那么——我就言归正传了,”入间眯起了眼睛,“见到王马小吉了吗? 怎么样?”

“毫无疑问——”最原终一扬了扬嘴角,“他是虚拟的。”

“哼,听起来就像V3游戏里,你做伪证时你的语气呢。”看来对方并不相信自己。

“不论我的回答是什么,都无法改变你们的决定,不是吗。"最原说道。如果王马的确是用人脑来控制这个游戏的主机的话,游戏方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被消除相关记忆是对对方而言最保险的方法。

“果然聪明,那我就省了给你测谎什么的了,反正,你肯定是【说谎】。”入间笑嘻嘻地给最原终一戴上了什么装置,然后,最原又感觉自己的意识在慢慢远离自己……

============================================

王马小吉已经昏迷了很久很久了。

应该说,是【植物人】的样子?除了医院的护士,没有人知道他还在慢慢地成长。虽然他感觉自己肯定营养不良,身高一定也不会很高吧。啧。

在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已经放弃了对他的治疗,但是,他们签署了某个“ 协议”。因为这个协议,他才能够继续像这样活下来——在虚拟的世界里。

他还没有脑死亡。他经常可以听到周围的一些对话,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可以离开自己的身体走很远很远,走到外面的小河边戏水,走到学校里看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上课……他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的臆想还是真实。

他从小就是个好胜的孩子,所以他感到非常寂寞。——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可以感受到离自己十分久远的那种触感,那种……活着的感觉。通过电脑,他知道了自己早已进入了一个企划中,作为“主机”,安排筹划着游戏里的一切。

只要他听话,他就能被奖励体验更多现实世界的许许多多,有知识,有美食,有娱乐,有实事……

这种半强迫的合作关系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这个虚拟的、属于自己的世界终于要和真实的人类接触了。

——这让他非常兴奋和不安。

——他虽感觉自己性格已然扭曲,但仍然不可避免地——

非常想要朋友。

想要恋人。

想要真实的温暖。

为此,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

最原终一再次醒来的时候,有一个依稀记得叫入间美兔的人对他道了别。

他记得自己参加了一个游戏,获了一等奖,为此获得了一笔衣食无忧的奖金,所以他现在应该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但是他感觉自己忘了什么。

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这并没有打击到他,因为,作为一名推理爱好者,他有自信破解自己的谜题。

他首先拨通了许多同期的游戏玩家,但当他问起关于自己游戏的体验时,大家的口径都差不多:“你很聪明,破解了许多杀人案件,拿了第一名。”这种避重就轻的笼统说法让他感到十分可疑,但他也完全记不起其中的许多细节了。就好像——有什么人,被自己给忘了一般。

他上网查找关于弹丸论破V3的信息,发现了一个叫“王马小吉”的虚拟形象代言人物。但是,大家都没有提到过关于他的信息。——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最原皱了皱眉。他回到家,发现自己的家似乎有些不对劲,但是他想不出哪儿不对劲。

究其原因,主要是觉得——太空了。好像少了什么。

他凑近观察,发现墙壁有很浅的胶痕,应该是之前撕掉了什么东西,但是自己却没有做过这件事的印象。

种种迹象都让他得出一个结论——自己的生活被人抹去了什么。

最原终一把自己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终于在床底下的床板上面黏了什么 东西——那是一个5位的字母密码箱,但是他自己都已经不记得密码了。因为箱子比较扁平,如果只是往床底下扫一眼,是看不到上面粘着东西的。

他晃了晃箱子,发现里面不是很重。

如果是自己,会设什么密码?

他先输入了自己名字Saihara Shuichi的重读音开头SHRSC,但是发现密码并不对。

于是,他突然想到了王马小吉的罗马音(Ouma Kokichi),同理得出的字母是OMKKC,但是也还是不对。

他又想了想,输入了PNLLD,密码正确。

弹丸论破V3是指53期,如果将王马小吉的罗马音首字母OMKKC按照恺撒密码的方法——即将明文中的字母都在字母表上向后偏移53位,去掉26个字母重复了轮回,即53-26-26=1次,等同于只偏移1位,就可以得到PNLLD了。

又是【王马小吉】,又是【V3】,密码箱里到底有什么?这让他非常好奇。可能抹去他生活内容的家伙也不知道这个密码箱的存在吧。

他屏住呼吸打开了箱子,发现里面——是一本日记。当然,里面的字都是自己的字迹。

他翻开第一页,就看到了几句话——

【王马君一定是真实存在的。我要去确认这一点,然后,XXX。为此,我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TO BE CONTINUED

(part4)【最吉】弹丸论破V3完结之后

part1: 戳我~

part2: 呢嘻嘻

part3: 再戳我嘛

============================================

最原终一的大脑飞速运转着——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

他成功利用游戏管理员的权限把原本游戏剧情中的王马小吉从冲压机下救出了。因为有着【王马小吉】声音和相貌的系统以“不能破坏原本游戏剧情”为由限制了他想要改变原本故事中伙伴们的命运,但凡他试图接触会影响剧情的人和证物,自己都会被系统惩罚时长3分钟的全身麻痹。于是,他利用王马死前的瞬间,利用调动剧情时间轴、建模出假尸体和解药救出了王马。但是,王马却被系统强制杀死了。

最原看着怀中的王马小吉渐渐消失,眼前出现了另一个王马,他带着微风的军帽,穿着紫黑色的披肩,宛如所有游戏中的大BOSS一般。

最原终一试图站起,却发现自己之前抓住王马的右手出现了雪花点一般的样子,仿佛若有若无。

“呢嘻嘻,这是对你的惩罚喔。”王马笑嘻嘻地抱着头。

“惩罚?为什么?我并没有影响剧情的发展,王马在大家的眼里仍然是‘死去’了。”最原用左手碰了碰右手,发现右手部分已经有些消失了,触碰时还会有滋滋声。

“发生了哦?你的做法导致未来的你看出了一些端倪,你会发现尸体果然是被替换的,死的不是我,这就产生了矛盾。”王马说得头头是道。

“王马君,你又说谎了。”最原垂下眼帘,失声笑了笑——因为他有种再次回到学级裁判的感觉,“那我反过来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你只在游戏中的王马君被杀死后才能出现在我面前?”

“欸?这和我们之前的话题有什么关联吗——”王马小吉的额角沁出一点点的汗水。

“回答我就好啦,还挺重要的。——为了验证我的假设。”

“最原酱还是那么让人惊喜呢!呢嘻嘻……好吧,那我就回答你——”王马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瓶ponta,“嗯嗯~是为什么呢?因为……一个世界里出现两个同样的人不是不可能的嘛,所以为了防止数据报错,我就只能杀掉【自己】啦~!”

“不是这样的——”最原论破道,“你说的不完全对。因为,我就是证明。我可以看到自己在游戏世界的样子,而且我能被两个【你】看见,说明我也是有实体的。反过来说,你也同样可以。问题在于空间的不同。原本的弹丸V3是空间1,而我和你现在处于透明的空间2。”

——现在的他们并没有出现在什么特别的地方,而是王马被杀害的现场,冲压机已经压扁了被替换的“尸体”,血液喷溅而出,洒落一地。

“……”

“你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不想出现,但当我把王马从空间1拉到空间2后,你不得不出现——因为你们就是同一个人。”

“唔……”

“你原本就和我一样在空间2,如果空间1的王马来到空间2,就变成了如你之前说的——一个世界里有两个一样的人,所以数据会报错。于是你不得不杀死他,防止自己的记忆出现真实的混乱。而我在伸手去拉王马君的时候,在那一瞬间从空间2回到了空间1,而原本的我也在空间1,所以我的右手这里产生了数据的错乱。所以这也不是你说的惩罚。”最原看着王马,将自己的推理全盘托出。

“啪唧啪唧啪唧……”王马小吉笑嘻嘻地鼓掌,“不愧是超高校级的侦探呐!厉害厉害~……我的谎言还是被你识破了呢(>3<)。”

“……卖萌也是没用的喔。”最原上前走了一步,“再说谎也是没用的了,你是真实的,王马君。你虽然是主机,但这个主机不是电脑,而是——人脑……是吗。”

“……你,说什么……这可不是什么有趣的谎言哦。”王马小吉皱了皱眉毛,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

“如果你的存在真的只是电脑数据,从空间2传输数据到空间1的虚拟人物根本不会有什么问题,你没有必要杀死空间1的自己。”最原终一用缓和的速度说出了最后一个字。

“——……”沉默了良久,王马还是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仍然可以想办法反驳,但是他连反驳的动力都没有了,因为不论他说什么理由,最原都会用自己认为正确的说法来圆他自己的观点。况且——他是那么敏锐,他说的……都是对的。

“王马君,”最原又上前一步,抓住了王马的手腕,“你是真实的,对吗?”虽然最原的言语是一个问句,但是他的眼神却已经笃定了这个结论。

“——是。”又输了。不满地撇撇嘴,王马孩子气般地用脚捻了捻地,“可是这又如何呢?最原酱,大家都认为我不是真实的人物,我也……不算是一个活着的人类。”

“等到你结束游戏摘下VR机器,入间酱会带你去测谎。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是存在的,如果你说谎,你会被带去消除和我有关的记忆;你没有说谎,你也会被带去消除记忆。所以……嗯……byebye。”

“不,我会找到你。”最原缓缓地露出笑容。——啊啊,他,终于真真正正地知道了王马的一切。

“……这怎么……可能……”

“等我。”最原终一伸出完好的那只手,轻轻地揉了揉王马卷翘的发丝,然后,登出了游戏。


TO BE CONTINUED



【最吉】弹丸论破V3完结之后(part3)

PART1 : 戳我!

PART2 : 戳我~

--------------------------------------------------------------------------

王马小吉得知自己被春川射中的箭是含有拷问致死毒药后,大脑并没有因为死亡的恐惧而停止运作,而是加速思考,希望自己在有限的时间里,能完全利用自己剩下的生命,给黑幕来个措手不及。

“雷爆弹……冲压机……摄影机……衣服……我……百田酱……呢嘻嘻……哈哈哈哈!可行……不知道最原酱能不能看破我的游戏呢?真期待呢。虽然,我也不知道结果了。不论如何都必须打乱黑幕的脚步,才不要被不知道的坏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呢!嘛,虽然我也不是什么好人……”他如是想道。

一切都按照计划执行。

看到百田吃瘪的脸实在是唯一的娱乐了。背上伤口的疼痛不断蔓延开来,王马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大脑飞速运转着……写出最后的台本,他进行了冲压机和摄影机的操作,然后和暂停后自己躺在了冲压机上。

不知为何,明明已经用雷爆弹干扰电波了,他仍然感到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一定是错觉吧。

王马静静地看着冲压机一点点下降,身体有些微微地颤抖——啊~啊,哪怕知道自己的末路都是死去,却仍然会害怕呢。真没用。

被压扁一定很痛吧……不过也就痛一下,我可以忍的……死后会是什么样的世界呢……真的……

——没有谁能救我了吗。

————

闭上眼睛,突然感到手臂被猛地一抓,他有些吃痛,但是意料中被碾压的痛却迟迟没有感受到。

“百田……酱?”搞什么?这家伙不会返回了吧?

话音刚落,抓着他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下一秒,自己就被牢牢抱在了怀里。

“王马君,没事了。都没事了。”——是最原酱的声音。……为什么?这不可能。他怎么进来的?试图睁开眼睛,但是毒药的药效已经蔓延开来,自己连动动眼皮都非常困难。

“王马君,把这个喝下去。是解药。”最原用管理员的能力建模出了解药,喂给王马小吉。但是对方却仍然张不开嘴,看来是毒药的药效已经很强了。……如果不快些喝下解药的话……

——不知为何,最原终一觉得自己平日里侦探般的冷静有些动摇。不快些,王马会死。

他将解药含在口中,然后对着王马小吉的唇,喂了下去。

————

与此同时的王马小吉,感到自己的五感都变得十分迟钝,唯有唇上柔软又带着焦急的触感非常温暖,而进入口中的药水味非常苦,非常冰凉。

“咳咳……唔…嗯………”下意识的,王马感到自己像一个极度渴求饮水的饥渴之人,不断索取这份珍贵的水源和温暖。

“噗,王马君现在像急着喝奶的小猫一样。”王马感觉自己的听觉能力慢慢在恢复,却听到了最原这个家伙的“嘲笑”。他有些窘迫和恼羞成怒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是对方橄榄色眼眸的一片温柔。

“咳,最原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马突然一下子不能直视这双眼睛,他猛然别开对方直接的目光,感觉自己莫名有些心虚。

“王马君,你果然……是真实的。”

真实……?王马猛然感到大脑一阵疼痛,下一瞬,突然又感到胸口一凉。

“呢嘻嘻,这可不行喔。最原酱还是被我骗了呢……哈哈哈哈……!”

“王马君!!!!”最原终一忽然感到自己的胸口有些湿润,这是……王马的血。——他的心脏已经被一把利刃刺穿,而突如其来的笑声,又毫无疑问是王马的。

“…终于出现了吗………主机的‘王马’…!!”最原终一全身一顿。

“最原酱又被我骗了呢~绝望了吗?失望了吗?哈哈……”最原终一看到自己怀中的王马小吉慢慢瓦解消失,而眼前又慢慢出现了另一个王马。


TO BE CONTINUED

【最吉】弹丸论破V3完结之后(part2)

Part1地址:戳我~

----------------------------------------------------------------------------

再次进入游戏后,最原发现自己是以上帝视角再次来到了之前的那场游戏中。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次的他可以随意调动游戏进度的时间轴,也可以看到当时游戏的自己。

除此之外,再一次回顾这个游戏,他发现了一些黑白熊说到的线索。比如在第一次学级裁判之前,黑白熊追加的动机是:如果在两天后的夜晚还没有发生杀人事件的话,被强制参加相互残杀的所有人都会死。但是实际上他们都是自愿参加这场游戏的,如果当时仍然没有人动手的话……当然,黑幕的白银一定也是会动手的吧。

不知不觉,时间轴走到了第一次学级裁判之前和赤松枫一起调查的时候。他试图动了一下图书馆的书,发现自己居然可以移动这里的物品。

莫非,他可以改变这个故事的剧情?物体可以随意移动,那么,人呢?……但是如果随意移动证据之类的,肯定直接影响整个游戏的发展,如果……

如果我当时拦住赤松桑的话,她在游戏中就不会扔下铅球,说不定就可以提前找到幕后的白银……——最原如是想道。

“会导致改变原本游戏发展剧情的行为是禁止的喔。第一名酱。”

“!?王马君?”最原一惊,他听到了一个提示音,这个声音是王马小吉的。但是他并没有找到对方在哪里。

没有办法,他只能走到原本游戏中王马的身边。静静地看着他。

这时的王马,虽然和大家对话的时候都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但是却在很认真地寻找能逃出去的方法呢。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这样自己承担了吗?能找个同伴也好啊。最原这么想着。

……王马君,其实比自己坚强很多呢。是自己的话,可能在没有同伴的情况下,无法独自承担一切。

============================================

虽然移动一些对实际剧情没有影响的小物件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试图动用铅球、阻止赤松桑之类的行为都被服务器禁止了,禁止的方式是三分钟的全身麻痹。至今为止,尤其是因为刚才出现王马君的声音,最原终一不得不再次怀疑王马到底是不是虚拟人物的可能性。

照这样来看的话,王马君的确是这个弹丸论破V3的主机。……他,很可能不是真实存在的人物。

心中实在不忍再一次看到伙伴被处决,最原跳动了故事的时间轴,直接来到了第三次学级裁判前的时段,也就是入间美兔被杀害之前的时候。

动用方便的游戏管理员身份,最原来到了王马的房间,发现这时的他已经收集了许多之前学级裁判的证物,一个人缩在椅子上思考着什么,嘴巴里还念叨着:“现在我还不能死……还没到时候……”

——如果是虚拟人物的话,怎么会这么做呢?难道一个主机的虚拟形象在不接触玩家的时候也会这么干吗?

“呢嘻嘻,这当然是需要喔,如果有人要冲进来杀死我的话,要是没有预先模拟好形态,我可能会反应不过来呀。”——这个狡猾的声音突然又出现了。

“你既然能读取我的想法,为什么不敢出现呢?”最原失声笑道,“又不会吃了你。”

“现在……还不可以。”

“为什么现在不可以?”最原下意识的反问,但是对方又没有了声音。

无奈,最原只能继续观看故事的发展。

继续拖动时间轴,最原来到了第五次学级裁判发生之前。此时,他怀揣了一个不太成形的计划——他想要动用自己管理员的身份,让王马小吉假死。因为假死后,游戏中的大家都认为王马死了,不会影响剧情的后续发展,他可以逮着他把话问问清楚。

最原发现他具有部分的能力,比如上帝视角,还包括一些简单的建模。也就是说,他可以制造出一个假的尸体,然后在王马被碾压机压死的刹那,偷天换日。

最原终一考虑得十分周全。偷天换日后,如果王马仍然能被看见,这个计划就很难成功,因为他虽然是上帝视角,但是没有自己的独立空间。为了验证自己的某个假设,他从图书馆中取出了一本书,然后拿着它小心地在游戏中的大家眼前晃过,他们并没有任何惊诧。

——这说明了,只要是被他碰着的东西,是不会出现在游戏中被大家看到的,他和他接触的存在都被独立在了不同的空间内。

他也可以随意调动时间轴,如此一来,就可以做到完美地掐准时间进行这个计划。

——计划可以施行。

在计划实施之前,最原稍微调前了一点时间。

他看到了王马小吉在虚张声势后微微颤抖的指尖,在突然看到失控的血腥猴子时一瞬的手足无措。他甚至可以感觉当时的王马是懵的——为什么他都这么做了,春川还要杀死自己?当然,他不知道自己被误认为绝望的残党……

“手足无措的王马君意外地也很有趣呢。”虽然很心疼,但是看着那样的王马君,最原脑中闪过了这样的念头。

“&*%……”一瞬,他听到了耳边有些嘈杂的噪声。——唔姆,应该是主机“王马”吃瘪了吧。真有趣。

计划要开始了。

最原有自信自己不会出错,他看准了王马躺上碾压机后的时机,碾压机下落的时机,摄像机的时机……抓住了游戏中王马小吉的胳膊,用建模的假尸体把他换走了。


TO BE CONTINUED






【最吉】弹丸论破V3完结之后(part1)

最原终一的眼前一片漆黑。

再次睁开眼睛看到光亮之前,是听觉先得到反馈的。

“玩家最原终一,游戏表现10000,成功脱出加分8000,场外支持加分5000,总分23000,名次第一,恭喜您获得本次弹丸论破V3第一名。”

睁开双眼,视界之前一片斑斓,喝彩声和礼花相拥而至,但他却感到内心无比空洞。

从模拟vr体验机中出来之后,原本的记忆其实都归还给了自己。追究到底其实自己是作为玩家试玩了刚发行的VR真人体验版的弹丸论破,并且以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一大笔奖金,似乎自己已经下半辈子衣食无忧的状态了。

“啊~啊,真好啊,虽然被随机分配到了黑幕的角色,却因为场外支持分数为负数扣分,不然我就能拿到这笔奖金了呢……”白银一脸失去兴趣的样子从最原身边走过。最原礼貌地打过招呼,并去寻找这一批一起进行游戏的玩家。

他没想到的是,原来昆太的真人是一个娇小的女孩子,可能是个人的兴趣才把游戏形象设定成那样的吧……;其他人倒是和游戏中的样子差不多,大多想最真实地体验游戏。

但是让最原感到奇怪的是,唯独他没有找到王马小吉。

“赤松桑,你有看到王马君吗?”最原终一问道。

“欸?……最原君,你……没事吧?是游戏后的不良反应吗?需不需要找医生?”赤松枫一脸诧异地看着他,这让他感到十分疑惑和……不安。

“欸……?”

“王马小吉是这个游戏的虚拟人物啊……类似,嗯,游戏代言的感觉?游戏刚出概念的时候他的人设可是人气非常高的哦……你不记得了吗……?”赤松枫唇齿间说出的话语让最原感到浑身一阵冰冷。

——什么?原来,这个游戏里,只有王马君才是虚拟的吗?

“你看,‘世界是王马小吉的’……是一个提示啦,当然,主题为谎言,他也喜欢说谎……”赤松试图让最原慢慢回忆起来,但对方的表情似乎仍然难以置信。

“这不可能。”说出这四个字以后,最原终一转身离去。


============================================


最原终一开始寻找这个游戏的管理员。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管理员其实当时也作为玩家进行了游戏,她是入间美兔。

“别看我在游戏里没说过什么推动剧情的话,只是讲黄段子啦,别看我这样,我好几次都直接说准了凶手喔~我的任务是推动剧情发展啦,配合主机虚拟形象的王马小吉做出了推动剧情的机器。嘛,虽然这和黑幕角色也是商量好的。毕竟这个游戏,推动剧情可以加分嘛~”入间啰啰嗦嗦地讲了许多话,这才带着最原来到了一个独立的VR体验室。

“你作为第一名,当然可以再次进入游戏,上帝视角喔~想和人气虚拟人王马小吉聊天吗?你这DT该不会爱上虚拟人了吧!?一辈子都会单身的喔……”

“……王马君不是虚拟人物。”最原终一要进入游戏再次确认。——他不相信。

他自以为最后终于理解了王马的谎言。

走出游戏后,他预感自己可以和他成为朋友。

虽然这家伙总是说谎,但是……他仍然是珍惜伙伴的。

他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可以以最痛苦的方式死去,但他一定在实施的过程中,都非常疼痛,非常害怕。

他甚至在发现真相后,可以感受到他小小的身躯在最后的时刻微微颤抖的样子。

“最原小伙子啊,你在进入游戏之前是完全知道王马是虚拟人物的,可是出来之后却发生了真实记忆被虚拟记忆覆盖的情况,这代表你已经对王马小吉是真实人物深信不疑,并且……是病态了。”入间给最原佩戴好机器设施,“祝你好运。等你下次出来如果还是这样,为了防止你的大脑产生后续被虚拟记忆侵略,我们会采取对王马小吉记忆的完全清除,希望你能理解并签字,只有签了字我们才能让你进行这一次的虚拟体验。”

“……好。”最原终一的手停顿了许久,终于,签下了字。


TO BE CONTINUE

王马小吉LOVE HOTEL全剧情翻译

沉迷小吉无法自拔:

【】内为最原内心活动。






【来到这里的话其他人会把我当成妄想中的理想对象……王马君的话,不管是多么不得了的妄想也不奇怪啦……】


 


小吉“啊-啊,好久没碰到过这样的危机了……”


最原“危机?”


小吉“能把我关在这种地方……不愧是你呢,侦探先生。”


 


【妄想中的我也依然是侦探吗……所以王马君是被我追捕的那方?】


 


小吉“但是我绝对不会说出藏宝石的地方!不管用什么拷问都没用哦!”


最原“拷问什么的不会做啦!你把侦探当成什么了?”


小吉“说着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很想把我绑起来粗暴地对待我吧?正好也有张这么合适的床。”


最原“不会做这种事啦!!”


小吉“诶?可是被囚禁起来的怪盗不都是这样的结局吗?”


最原“怪盗?”


小吉“不过,就算是我也没有这么个性的趣好哦?”


最原“所以都说了我不会做——”


 


【不过等一下,为什么我们突然就开始争论了?有种被王马君带着走的感觉……冷静下来。呃,王马君是怪盗的设定没错吧?】


 


最原“……我什么都不会做,这之后是警察的工作。就算你试图激怒我趁机逃走也是没用的哦,王马君。”


小吉“啊,被识破了?什么嘛,我本来打算说如果是最喜欢的最原酱的话随便你做什么都行的哦~说起来你还查到了我的名字?呜哇,好厉害!我完全暴露了呢!”


最原“王马君也是,你刚刚也说了我的名字吧?”


小吉“嗯,要调查你的名字还是很轻松的啦。”


 


【王马君……在妄想中也一点都没变呢。就算我在这里是王马君理想的对象,被说喜欢果然还是……反而给人一种相反的感觉。】


 


小吉“嘛,如果最原酱什么也不做的话,那就由我来对你做些什么了哦?”


 


【意识到时王马君已经凑近了我的脸。】


 


最原“……呜哇!”


 


【因为完全想不到他要做什么,我下意识地拉开了距离。】


 


小吉“别这么害怕我嘛……呐,你觉得我会对你做些什么?”


最原“警、警戒着你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们关系又没有多么好……”


 


【……呃,应该是这样的吧?虽然是跟王马君在这种状况下呆在这个地方,也不是很肯定……继续着这样的对话,我反而越来越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了。】


 


小吉“诶,最原酱好冷淡——我们不是经历很多次这样开心的你追我逃了吗?虽然盗窃这件事本身太简单了毫无乐趣……但我可是真心喜欢跟最原酱之间追捕游戏的哦?难道最原酱不是这样吗?不想跟我玩吗?”


最原“这个嘛……”


小吉“嘛,不过你怎么想我也无所谓啦!”


最原“还真是……任性呢。”


小吉“难道是……因为只有自己被耍得团团转而生气了?那你安心吧,我脑海中可一直都被你占据着哦!因为你那么拼命地要抓住我,我不认真起来可赢不了你呢。”


最原“你好像格外享受被我追捕呢……”


小吉“因为游戏还没结束嘛!最原酱,如果我说被你抓住也在我的计划之中呢?”


最原“诶?”


小吉“我身上有信号发射器,所以现在我的同伴已经把这里包围了哦?呢嘻嘻,被绑起来粗暴对待的反而会是最原酱呢!”


最原“这,这不……”


 


【可能吧?这应该……不可能吧?有点被王马君说的话迷惑住了……不过这可是怪盗与侦探设定的妄想。】


 


最原“王马君,说谎也要有个限度吧?”


小吉“什么嘛,完全不动摇呢。本来还以为你会更慌乱一点……好遗憾啊,本来想让最原君更多更多地关注我……”


最原“你不是并不在意我的想法吗?”


小吉“那是骗你的哦。因为我是个骗子嘛。不过我说被抓是在计划中的这件事并不是说谎哦?”最原“什么意思?”


小吉“如果是最原酱你的话,被你怎样对待都可以……我是真心这么想的。呐,再多跟我玩耍一下嘛,做更多更多……各种各样的事情。”


 


【这次王马君慢慢地缩短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再次退开……脚却碰到了床。】


 


最原“王马君?!”


 


【王马君完全不听我说话,将我推倒在床上。】


 


最原“王马君,等下,等一下嘛!”


小吉“……”


小吉“……骗你的啦!终于被我骗到了?”


最原“什……!”


 


【一边这么说着,王马君一边朝着屋子出口跑去。】


 


最原“诶?!王马君,等等!”


 


【虽然要去追他,但倒在床上的我无法立即起身。虽然说是敌对的设定,但妄想中的王马君应该不会真的逃走……不知什么时候,我开始这样想了。】


 


小吉“呢嘻嘻,真是开心啊。那再见啦,最原酱!下次我会想出更让人兴奋的游戏……所以你也要让我充分兴奋起来哦。”


 


【王马君只回头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就将手搭在了门上……】






*小吉实在太可爱了!!忍不住就动手翻译了全剧情,大家有条件的话请务必配合B站视频观看www之后有时间的话会继续翻译整理红鲑团模式下的小吉相关剧情!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有错误的话请务必指出,虽然过了N1但我语法实在渣得要死很可能犯极其低级的错误_(:зゝ∠)_



【kara1】狼人kara和小蝙蝠ichi的短篇故事❤️

【更新】(完结)#カラー深夜60分#召唤灵kara和召唤师ichi的故事

因为之前发的被删了,我贴个地址吧。👇
























http://m.weibo.cn/2864236504/3971219239617074?_status_id=3971219239617074&luicode=10000074&mid=3971219239617074&uicode=10000002

#カラー深夜60分#召唤灵kara和召唤师ichi的故事

#カラー深夜60分#

选择的词汇:四面楚歌 

这是个 召唤灵kara和召唤师ichi的故事现代魔幻背景(够)


文就是要中二才好看啊(滚)


===========================================



松野空松已经死了。


但是,他还没有消失。


在上一次的战斗中,空松为了保护一松而死掉,而一松的召唤灵也因为在那场战争中死去。松野一松只能再进行新的召唤仪式。


在召唤仪式中,明明应该做到全神贯注,摒弃一切杂念,但一松的大脑一直都是混沌的。他只是木讷地听从小松哥哥的意见,进行新的召唤仪式。


——然而,当新的召唤灵出现后,松野一松就真真正正的,完全惊呆了。


“我听见了您的呼唤,并愿意听从您的意愿,成为您的奴仆,替您消灭一切邪恶的势力。MY MASTER。”呢喃的声音传入耳畔的时候,恍然发现那是如此熟悉的声息。振振有词,一如既往地认真。


“咦!?果然是一松嘛!我一直感觉是你在叫我,所以……就过来了。”率先开口的还是空松。


讲道理这是合理的。松野空松在生前就是松野家的势力之一,消灭了诸多异世界的妖魔鬼怪。他死后,毫无疑问是这个时代的英灵。但是,讲道理,能在他死后,作为一大英灵,再召唤出来是一件很困难的事。但是一松居然做到了。


但是松野一松的喜悦并没有太久。虽然可以再次见到活生生的空松,他非常非常地……高兴,喜极而泣的那种。但是想到马上要进行的降妖大赛就要进行,他就有些犹豫——不能再让空松因为自己,受更多的伤了。


这个世界的降妖大赛是不保证参赛者的性命的,不确定因素特别多,但是正因为这种艰难性,凡是在大赛中获得胜利的家族都能够得到至高无上的荣誉,是松野一家代代相传的责任之一。


“臭松,你回来了。”久久未言,一松有千言万语卡在喉咙里却无法说出口——比如,你是笨蛋吗为什么要因为保护我这样的渣滓而死掉!?你是笨蛋吗明明自己在松野家是一根支柱,却就这样不负责任地离开我们!?又比如,我好想你。我有好多话没有说。你终于回来了。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可是我不敢说……诸如此类的。


“现在先没你的事了,退下吧。”第二句说出口的,却是如此淡漠的言语。


“……哦哦。”松野空松欲言又止,只得暂时回到松野一松的法器中。


在这个世界中,召唤师持有相应的法器,而召唤灵依附在法器上。如果法器被毁坏,召唤灵就会死去,或者说,回到原有的灵魂的状态,消失在他们本不应该存在的世界上。一松原来的法器是一根鞭子,它已经断了。取而代之的,他拿走了原来空松的法器——那是一把很痛的宝剑。但是,很帅气。其他兄弟都觉得这把宝剑不大适合一松,但一松咬定就要它。


当然,召唤灵具现化是通过吸收召唤师的法力而实现的,如果主人本人死去,契约就解除,原来的召唤灵也就消散了。


===========================================


松野空松呆在法器中,感到有些焦躁。自己第一次被一松召唤出来的时候,盘算了一下时日,感觉应该已经到了降妖大赛当日了,但是一松却一直没有想要把他召唤出来战斗的意思。


这怎么可以!?照理来说松野家的兄弟都是要强制参加的,一松这样子可是非常危险的啊!?可是他不召唤我……我根本没有办法具现化!


松野空松突然感受到自己和一松的纽带越来越淡,而这根纽带是用来传输法力的,这说明一松遇到了危险!


怎么办……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呢?因为我的死给你带来内疚了吗?可是,我就是为了保护你而存在的,如果没有能力保护你,那简直生不如死!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呢?MY BROTHER!————


在慌乱中,松野空松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体周围出现了黑色的火焰。这种意念越来越强,居然强制实现了具现化!


“一松!!!”空松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实体化然后出去战斗,保护松野一松。


当他出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已经四面楚歌。


“咳咳……你怎么……居然……反噬我……”松野一松“呕啦”一声突出了一口心血,感觉自己的四肢渐渐变得冰冷,附上了空松的一些灵魂。这是反噬的征兆。英灵是不可以违背主人的意愿的,但是能力强于主人的话,可能会发生反噬的现象。


“对不起……我违背了誓言,但是,只有这一次!……一会再找你算账!为什么不召唤我!?”松野空松环望四周,发现周围全是S级的魔妖,不知道为何会大量出现在降妖大赛中。


“因为感觉必死无疑……不想……让你再……感受那种穿心的疼痛了。我知道,一定很疼。至少,也让我……帮你分担一下……”一松呆呆地望着责备着他的空松,眼泪止不住地往下落。


“笨蛋!你别哭啊……这种小妖怪,我们可以的!别忘了我们本来就已经是心系一线的,没有谁能分开我们。要活也是,要死也是,都在一起啊。”空松皱了皱眉,他最害怕一松哭泣了。


“咦……”仿佛听到了最为信任的誓言,一松突然感觉心头沉重的石头落下了。是啊,再也没有谁,能把他们分开了。


战斗吧。生也好,死也好。


“既然可能会死,那我就,说了……”松野一松咬了咬牙,准备把后悔到现在没能说出口的告白,用尽全力嘶吼出来,“我喜欢你!空松!不是兄弟的那种喜欢!是……恋人的那种喜欢!就这样!死就死吧!!!”


“……”松野空松愣了一下,然后放声笑了起来。他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额前的碎发,然后认真地看向一松:“我也是啊。即使不是兄弟,我也会,不惜一切保护你……”


“我爱你,一松。”


TBC


(周围的野怪被恋爱的酸臭味呛死了,可喜可贺。(不))


===========================================


其实本来是想写打完怪后因为反噬要h才能好的,但是时间不够了。而且好困。(别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