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校级的妄想少女

心之所囚即为牢笼,心之所向即为堡垒。

心满意足,杰克触手老绅士把小狼奈布按在墙角嘿嘿嘿

将啓:

奈奈子和爪爪美的日常。

2333看到我上次画的画里有小可爱评论了这个梗就画了一个。

送给大家迟来的520和521贺礼QAQ

参考《POP子和PIPI美的日常》原动画

【完结】QUEEN第九章(妄想的第十章后剧情~许墨x你 向~)

第八章地址~

================================================

Chapter 9  独属于我的QUEEN


静谧的走廊,微风拂过,带起一阵泥土的气息。在阳光晒不到的阴影处,站着一个人。

“你来了。”许墨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慢慢从阴影中走出。

“没想到你会主动来找我。就不怕我把你给抓了?”白起从空中降落,衣角随风摇摆。

“你没有证据。”许墨不急不缓地说道,“但是我会给你。”

“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在调查什么,Black Swan……我决定脱离组织。”许墨的黑眸闪烁着微光,“我会帮助你抓住BOSS,或者给你一个全尸。组织的所有情报,也给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不可能。”白起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直接否认了。半晌,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因为她?可是你觉得你还能全身而退吗?”

“我们打个赌吧。”许墨微微垂下脑袋,看不见表情,“她马上就会觉醒了。如果一切结束后我还活着,以所有的情报为筹码,你把我从卷宗中剔除。从此你我再无瓜葛。”

“你有几成的把握?”

“……我没有把握。”许墨推算过很多种方式,他最多可能只能……与BOSS同归于尽吧。连他也不知道BOSS自己身上拥有多少evol,如果没有意外,他肯定打不过对方。

“如果你死了,我就权当你送我情报。”白起沉吟片刻,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为了莳梦做出这样的决定,“你活着,算你赢。”

“成交。”许墨缓缓输出一口气,抬起头,“虽然没有把握,但是我还是有所准备。这个给你。”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白起。

“没有别的PLAN B,如果我死了,请务必保护好莳梦。”许墨的眼神没有丝毫犹豫。

“……不用你说,我也会的。”白起看着许墨许久,接过了U盘。


=========================================================


黑暗之中,没有一丝色彩。视界中一片朦胧,唯有温暖从指尖传到心头,暖暖的。

“唔……”我缓缓睁开眼睛,看到许墨静静地坐在我的身边。他额前的刘海随着窗外的微风轻轻地动着,睡颜似乎有些疲惫,但非常安稳的样子。

“睫毛好长啊。”我心想。这次睡着了以后没有做什么梦,感觉睡了好久却也睡了个痛快——仿佛,一切痛苦都结束了一样轻松。

“你醒了。”我只是微微动了几下,许墨就醒了过来,“伤口……很疼吗?”

“疼……但是没关系。”不知怎的,虽然我觉得许墨一直都很温柔,但是现在的他看着我……却温柔得好似要把我给柔化了。老实说……我有些扛不住!!现在的脸肯定红到爆炸。

“怎么突然害羞了?”对方突然笑出了声。

“这是热,你怎么确定是害羞……”恼羞成怒。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我本来应该不能确定,但是唯独你……”许墨摩挲着我的掌纹,好似恋恋不舍的样子,“我确定。”

“莳梦,我发现,只要你在,周围就是彩色的。比以前能看到更多的色彩了。只要你在。”

“你知道吗?你的evol其实不是纯粹的预知。”许墨将我的掌心贴在脸上,这个举动让我的心脏疯狂的跳动,但是我却沉溺于此,不愿意抽离。

“呃……不是预知?”这个说法将我从糖罐中恢复了一些神志,我傻乎乎地重复了一遍,问道。

“预知只能预见未来的事情。但是你可以改变它,你能看到改变因果的线索。就像这次,你又救了我一样。”

“因为你的纯粹和善良,你才能拥有这样的能力。所以,希望你能对自己有信心。只要你想做到,没有什么是你做不到的。”许墨的话语句句凿中了我内心深处。——是的,虽然一切都结束了,我仍然对自己的能力感到痛悔。对于许墨来说,虽然我有幸救了他,但是我仍然间接地伤害了太多的人。

——许墨却鼓励着我。

“当初你救我,哪怕知道如今的局面,你还会救吗?”他问。

“……我不知道,我觉得真的发生了,我还是会选择救。”这也是困扰我许久的问题。

“莳梦,伤害别人定然需要动机,但是救人并不需要什么理由。这就是你的选择。”许墨亲吻着我的掌心,我能感受到他的吐息喷在我的手心,痒痒的,随着他的话语暖进我有些木然的内心。

——是啊,不论后果,不论敌我,救了就是救了。这是此时此刻的,没有任何因果,也不需要任何假设,只是一种选择。

“我喜欢你。”不知怎的,我言不对题地说了这么一句。可能……一句感谢并不能表达出我现在的想法。我希望用一生来感谢。

“我也是。”许墨笑了,这笑容纯粹得就像阳光下树叶斑驳的闪光一样美丽。

“我爱你。”


=========================================================


尾声


美术馆中人山人海,看来这一次的画展反响很好。

有一幅画,吸引了不少人,甚至还有节目组特地来采访这位画师的作品。

这是一幅风景和人物结合的画作,画中有一位少女站在一棵樱花树下,花瓣随风飞舞,吹起了她的发丝,也有些遮住了她的容颜。但是人们能从少女的眼中看出开朗无瑕的笑意。女生的手伸向看着画的人们,手背对着大家,让人忍不住去牵起她的手。

画的名字为《My Queen》。

“许墨教授,听说您最近结束了研究,进行了休养?”节目的访谈人问道。

“是的,我结婚了。所以先打算休息一阵子。休息的时候,就想再画画。”

“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画画的爱好的呢?”

“很小的时候,但是我很久没画了。”许墨走近访谈人,“是我妻子让我再拿起了画笔,这得感谢她。”

访谈人被许墨走过来的举动弄得有些脸红,但是还是矜持着,毕竟是节目访谈现场。她继续问:“能否谈谈您这副《My Queen》画作的含义呢?为什么这么画,为什么取这个名字呢?”

“这是我给我妻子求婚时候的画面。实在是印象太深刻了,我忍不住画下来。”许墨的眼中全是笑意,“她是都属于我的Queen。”

“……啊哈哈,不愧是倾注了深切之爱的作品,难怪它仿佛拥有能让人变得幸福的超能力一般!——感谢大家收看这次的《发现奇迹》,让我们下一期再见!”莳梦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话,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录完了?”许墨的笑意更加明显,他握住了女生戴着戒指的手,“录完了,我们就去吃饭。不能饿着。”

又被牵着鼻子走了……女生努了努嘴,反手握了握许墨的大手。

“我们走吧!!——”


END


======================================================


谢谢大家~~至此,《QUEEN》就完结啦~~

PS:整篇文章从第一章至最后一章,我都单曲循环着栗先达的那首《繁华之处》,真是太好听啦!感觉和许墨很配的歌~~^^

最后再次感谢大家的阅读~~么么哒!

许夫人们一定是最幸福的姑娘!!!

QUEEN第八章(妄想的第十章后剧情~许墨x你 向~)

第七章地址~

=============================================

Chapter 8  若渴


三番五次,除了要将QUEEN的能力觉醒的Black Swan组织以外,还有一方只想要除掉QUEEN。

因为这样独特的基因存在,有了这样不同的两方势力。

——一方坚信着这样的能力能带来进化与新的统治;

——一方则认为这样的存在只是带来痛苦和悲离。

无辜地受害者将黑暗中的仇恨爆发出来,杀机一触并发。他们隐忍、决绝、果断、悲伤——

“只要没有你,我的家人就不会死去。”

“只要没有你,我就不会承受这样的痛苦。”

“要不是你,你爸爸可能就不会死了。”

“要不是你,孤儿院的大家不会被当成小白鼠一样。”

……

络绎不绝的声息随着子弹传来的痛楚如同毒液渗透入皮肤一般痛楚,宛若呢喃的诅咒出现在莳梦的脑海中。

啊啊——都是我的错……这一瞬,她似乎丧失了对生的渴望,眼神中的色彩骤然消失,浑身发抖,不知所措。

一切的恶意自从恢复记忆后,就变得非常了然于心了。

如此沉重的命运,她由于忘却,足足十七年都没有去承担。——该怎么办呢。

外界的一切都仿佛听不清了,但这时,身边的男生却发出了清晰的声息——

“如你们所见,我与Black Swan组织已经断绝关系。我的evol可以操纵梦境,我甚至可以做到,让这个男人永远不会再有意志继续他可怕的计划。”

“我也知道我曾经也是你们的仇人。但是这个女生是无辜的。而且,她救了我的命。”许墨继续说道。他用屏障挡住了几乎所有来自其他受害于evol实验的evolver和一些为了报仇而来的普通人的攻击。寡不敌众,屏障在重重的攻击下出现了些许裂缝。周围的刀割声、枪击声、哭泣声、咒骂声络绎不绝,许墨没有停止他的发言。

“——没有她,我早就在十几年前就死去了。”

“她就是我的一切。”好像因为太吵了,许墨叠加了evol的能力,通过精神的方式继续传达他的话。

双重evol能力的使用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负荷,莳梦甚至能看到这个男人的嘴角渗出了血珠。

“够…了……”她觉得很痛苦。她不想让许墨为了她这样。

“一切都在此会结束,我会解散组织,一切都会结束。”许墨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天空。一阵不同寻常的风吹来,让他微微输出了一口气。

“没错,一切都会结束。如果各位现在要动用evol或者用管制器械杀人,可能就没有这么简单了。”白起在此时终于赶了过来,凛风吹起了一丝凉意。他看到受伤的女生,不禁皱了眉,但他威严的语气和手中的警察证还是让周围都安静了下来。

“我肯定会抓到你,但是现在,你先带她去治疗。”白起轻声哼了一声,对许墨说道。

“别忘了我们的赌约。现在我赢了,我帮你解决BOSS以及组织对evol的所有相关连线并交给你,你将我从卷宗中剔除。”许墨抱起女生,轻声说道。

……

“你还真是一点都不肯吃亏。”不一会儿,周棋落开着车过来接许墨,“我怀疑一切都在你安排之下。”

“两点出乎了我的安排。首先我没有料到她会受伤。其次……我本想和BOSS同归于尽……”许墨的眼中无奈却宠溺,“又被她救了一次。”

我本就对你求而若渴,你不断给予我甘冽的泉水,滋润我干裂的心。

“我又何尝不是呢。”莳梦心想。


TBC


==================================================


让大家久等了,之前出差有些累,拖了一周没更新。

本篇QUEEN也进入了尾声,不出意外下一章就会完结了,感谢大家的陪伴和支持。最后一章开始疯狂撒糖!^^


QUEEN第七章(妄想的第十章后剧情~许墨x你 向~)

第六章戳我

许墨墨的捆绑play(不是)

==============================================


Chapter7  对不起


“Queen既然有预知梦的能力,为什么当时……没有阻止那起车祸?”男人问道。

许墨楞了一下。

原来如此。

“那我更要保护好她了。”许墨微微地笑道。


“拜托了……请……无论如何……都要救救他……”女性虚弱的声音几乎被雨声埋没,充满了哀求,“我怎么样都不要紧……请……救救我儿子……”

“无论如何……吗。”男人的呼吸还有点喘,显然没有赶上阻止这次事故的发生。但他还是给她了承诺:“您的委托,我收到了。”

然而,他们都不知——事故中的男孩,意识还存留着。

【那个男人是谁?】——这个问题一直埋在许墨心里很久了。是BOSS吗?

——现在,他知道肯定不是。

——这个人,是Key。


“哦?”疯狂的男人显然没有明白许墨的答案为什么和他想的不一样,“只要充分利用她的力量,一切悲剧都不会发生,我们甚至能够操纵时间,操纵万物!”

“你疯了。”许墨想要使用evol,却突然发现浑身不能动弹——全身居然在不经意间,被几乎看不见的丝线缠住了。

“Ares,在你失神的几秒中,你就露出了破绽。”丝线越绑越紧,奇怪的是,这种丝线不仅能捆绑身体,还能捆绑住自己想要施展的屏障。丝线越勒越紧,手腕和脖子处都被勒出了细细血珠。

“请不要叫我这个名字,我已经不是你的人偶了。”许墨的大脑飞速运转,想着如何才能突破现在的困境。现在只能背水一战,侵入对方的梦境,扰乱他的思维了吗?虽然他以前曾经试图尝试过,但是那次险些让自己的思维被侵扰,也就未尝再试过。但如今……这个疯子……

“啊啊啊啊——”正在这僵持之际,突然一个吃力的喊叫从身侧响起,是莳梦!她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意识,用尽自己的力气,如同爆发一般向前跑动,一把抓起地上的碎片,往某一处用力的一划!

“什么——”男人惊讶不已,话音未落,就觉得喉头一甜,从口中吐出一口血来!这个女孩,怎么能够找出自己丝线的那唯一一处接口?

“呼……呼……”女生气喘吁吁,身体也有些不稳,不知为何还哭了,“我做了个梦,梦到了很多线。那一处的线在发光。”

“我记得你说要相信我的直觉。所以我就马上跑过去切了一刀。看来还是有用的。”

“我还梦到了一个我因为很痛所以忘记的事情。”

“许墨,对不起。”她的眼泪止不住地往外冒。


=============================================


和香樟树下的男孩相遇后,女孩在晚上果不其然还是做了预知梦。梦中,相约的男孩并没有出现,小小的莳梦等了一个下午,等到自己都感冒了都没用。

是因为第二天是雨天吗?莳梦的眼泪也流了出来。小哥哥为什么没有来?只是因为下雨吗?那后天呢?——他会不会讨厌自己,不再来了?我不要……还想……知道更多……

“滋滋滋——”刺耳的刹车声突然闯入,梦中的景象居然突然就此碎裂!

“呼!!”惊醒之下,发现自己做了一场梦。窗外灰蒙蒙的,已经是第二天了。

“许哥哥有危险!”女孩连床边的拖鞋都来不及穿,就跑到父亲的房间拼命推他:“爸爸!快,快找到许墨哥哥,他有危险!”

“唔……许、许墨哥哥?”凌晨才打完代码的父亲显然还没睡醒,“哦……昨天你去玩认识的小男生?怎么了?”

“我梦到了,许哥哥不见了,他有危险!我听到了大卡车的声音!”女孩非常焦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是我觉得再不快一些就来不及了!爸爸!”

“——马上找到他。”从言语中明白了事情的严肃性,这位黑客大人马上进入了状态。

通过他的搜索,很快找到了许墨的家庭地址。

“他们一家平时也会去那家医院,回来的时候会路过那个公园。”Key的眼睛不断地追踪、切换,“今天本来不会去的,但是也出门了。这个监控已经拍到了。”

“我可以推断出他们现在和之后经过哪里,如果我们现在从家追过去……是这里!”他自言自语道。和周棋洛不同,他是在思考的时候却喜欢把逻辑都讲出来的类型。

确定了坐标,他拿起外套就准备出门。

“我也去!”女孩的语气稚嫩却执着。

“外面在下雨,这个点我们过去会堵车,我要骑摩托的。你容易生病……唔……”本来还振振有词,却被女儿气鼓鼓的脸搞得虚了起来。

“啊啊啊——好吧,走!”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雨水中夹杂的血腥味让Key赶到非常不妙:“梦梦,你在这帮爸爸看车,我去前面看看。”

两个大人的受伤程度惨不忍睹,显然是在一刹那采取了保护男孩的姿势,导致重要的部位受损。而那个男孩,似乎还可以抢救!掏出手机准备拨打急救电话,正在打电话的同时却没有及时发现大风将不远处的霓虹招牌吹落,不偏不倚地正砸向那个男孩所在的位置!

“什……!”本来正在紧张地回答救护人员的问题,一切似乎都要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该死的霓虹招牌砸向男孩!

“碰!”不忍心再看到那个场面,Key下意识闭上了眼。

“爸爸……”

“莳梦?!不是让你看车吗,你别看……!”Key吓了一跳。

“爸爸,他还没死!我们一定要救他!”女孩指向男孩,Key发现虽然仍然再受了一创,但是那个小小的身体却仍然还在颤抖。仔细一看,居然有若隐若现的屏障缓冲了部分冲击,但是显然男孩的evol是在紧急情况下处于半觉醒状态,但是从目前失血的状态看……Key不确定这个男孩的挣扎是否还有意义。

“爸爸!我记得严叔叔有办法!我可以帮忙!对不对!”女孩的眼睛纯粹而认真,她直直地看向Key,毫不犹豫。

“……”Key想到了那个好友。他们一个在计算机领域、一个在生命科学领域出类拔萃,两人却经常相谈甚欢,但是偶尔在价值观上有所不同。Key也经常提醒过他不要走火入魔。女儿有evol的能力,也是他目前正在秘密研究的内容之一。

“——好。”来不及思考太多,Key应允了。

殊不知,这正是万恶的萌芽。

“Key,这个少年有几处致命伤,紧急关头,他用evol的能力填补了缺口。但是他的evol没有完全觉醒。”

“也就是说,如果这样下去,他的evol随着他的意志变得薄弱,他也就会死。”

“我需要你女儿的帮助,激发他的evol。才能救活他。”

“爸爸,我一定要救他。”

救与不救,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事情。

她以为自己帮助了他,却让他失去了情感,失去了爱好,失去了一切。

得到了生命,失去了太多。

她只是一味地去救。但贪婪的人看中了她的基因,因为这一次紧急的实验,一切变得不可收拾。

她也因此失去了她的父亲。


正当许墨想要为哭泣的莳梦擦拭泪水时,两个暗处中的杀意迸发而来,两发子弹一发直接打中了正在惊讶于被切断丝线的男人身上,一发直接打中了莳梦的肩膀!


TBC








QUEEN第六章(妄想的第十章后剧情~许墨x你 向~)

第五章地址戳我

回忆杀是我根据现有剧情YY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Chapter6   独白·许墨


小时候,我非常喜欢图画。我不太喜欢关注其他事物,只关心我所想注意的。

如果把一张图画撕得粉碎,我也可以快速地把它拼成原来的样子。——原本,我曾天真地以为那是我的天赋。

而当父母看到我把那张被同学撕碎的绘画作业拼好如初时,他们的表情却非常严肃。

——自闭症。穿白色大褂的人是这么说的。

“墨墨既然喜欢图画,不如自己画画看?”每周父母都会带我去医院——我讨厌那里。但是我喜欢在回去的时候到途经的公园中写生。那里有棵香樟树,我经常喜欢在午后在那里坐上几个小时。

不过有一天,我去晚了。不是因为坏事,是因为好事。

医生说我的状况因为写生和画画,有了好转。

“在绘画的时候,他会关注更多其他的东西。眼神也会更有光彩。”母亲那天得意地对父亲说道,我当时第一次关注到她的眼神原来会那么神采奕奕。

一瞬间,好像氛围都变得温暖了不少。

然后,我在原本属于我秘密基地的香樟树下,遇到了一个小女孩。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孩子——她在假装和一只猫说话。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动物是听不懂人话的。”我解释道。奇怪?我为什么要和她搭话呢?

“不会的,露娜可以听懂,她还会变身!”显然对方无法正常沟通,我叹了口气。

一开始,我只是试着应付她的搭话,因为这是母亲和医生给我布置的任务,要我多和人说话。

“我可以看看你的画吗?”她稚嫩的声音问道。

我犹豫了一会儿——除了母亲,我没给其他人看过。不过,看她傻乎乎的样子,看了应该也没关系吧?

“你的画真好看!”——那是第一次有外人夸赞我。虽然我不以为意,但不知怎的也有些欣喜。甚至……想要更多地了解她。

我甚至答应她,明天还会来。

——如果我当时没有答应就好了。

谁也没有想到,那个雨天,我们会碰到那起车祸。

一开始,我甚至有些困惑。是不是因为我任性的要求,父母才会在那起车祸中丧生?为什么我却仍然活了下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我的视界全是黑白,没有一丝色彩。我应该愤恨、不甘、痛苦、流泪——这是后来我观察普通人和电影的情节中了解到的,然而我完全没有。仿佛情感的弦断了,让我无法倾诉所有。

只有一个人告诉了我答案。

“许墨,你知道你的父母为什么会丧生,而你没有吗?”那个人,便是我的BOSS。

“因为他们不够强。在这个世界,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你不用自责。”我至今依然记得他的话,“我们必须不断进化、变革,主宰这个世界,才能脚踏实地地活着。”

“你之所以没有死,是因为求生的欲望觉醒了你的evol,你的防护屏障,是你强于其他人的象征。如果你愿意,你还能拥有更多。”

“我懂了。我想。拥有更多。”我一无所有,除了……救了我一命的evol。我讨厌自己的无能,我想要,获得更多。


自那以后,我就放弃了绘画。BOSS说那是多余的东西。我必须全心全意投入evol的实验研究之中,我学习了很多知识,进行了很多实验。我对实验数据和研究以外的东西完全不感兴趣。我的双眼习惯了黑白,也逃避于此,不愿意幻想能看到色彩。色彩总会让我想起我的父母,那个女孩,我的画画,我愿将他们都当做一场可笑的梦,埋在记忆的深处。

十七年前,有人侵入了研究所的系统,让实验被试逃走了部分,甚至出动了政府,BOSS和我不得不躲避一阵子,但我们的Black Swan组织从未停止对evol进化的研究和实验。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把Queen带回来,诱导她想起一切。”这是BOSS对我下达的最后一个命令,我对自己所有完成的研究和任务都充满自信,自然应允了。

当年窃取实验资料,破坏系统,让被试逃走的叛徒正是Queen的父亲,BOSS经常称他为Key。他们似乎曾经是很好的朋友,这也是我的认知里,充满了对他人不信任的原因。我也不期待别人会信任我。

以前在实验室,只是帮助研究过Queen的基因,直接接触还是第一次。在阅读她的履历的时候,我发现她居然就是当年香樟树下的那个女孩!——那张脸庞,在履历的照片中变得格外清晰。

更令人吃惊的是,她……居然是有色彩的。

一切都太讽刺了。我原本想把过往抛弃和忘却。

——却再一次沉溺于此。迷恋于,这样的色彩。被她纯粹的笑容吸引,被她发呆的样子吸引,被她毫无防备的信任吸引,被她的天真吸引,被她困惑的面容吸引。

我想逗逗她,我想更多地表达出原本被我放弃的情感,我想学习人们的喜怒哀乐,我想……离开Black Swan。

让我执行这个任务,可能是BOSS最大的失误吧。

我不禁怀疑,我们真的需要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宰吗?我们能否承受这样的代价带来的空虚?成功后我能获得什么?除了这么多evol的能力?

成功后我会得到她妈?——这居然是一个问号。

BOSS的观点并不能给我带来这个问题的答案。我觉得,他是错的。

我要带她逃跑。再也不放手。


========================================================


“许墨,你太让我失望了。”男人摇摇头,眯着眼看着许墨用屏障将姚莳梦小心地抱出残破的车。

“我自愿离开组织。你我已经是敌人。”许墨不急不慢地说道。他仔细地检查着莳梦的伤口,发现并无大碍,才松了一口气。

“许墨,你有没有想过——”男人毫不在乎地歪了歪脑袋,“Queen既然有预知梦的能力,为什么当时……没有阻止那起车祸?”

许墨的身体突然僵住。


TBC

QUEEN第五章(妄想的第十章后剧情~许墨x你 向~)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洛洛出现~~~因为是脑洞,所以会加上许多脑补的设定,将故事完整呈现出来。也会有一些情感的波折和进展,但我发誓我会让许墨和女主he的~!0v0

================================================


Chapter5  捕


“许哥哥,我不想打针。”金色头发的男孩委屈地说道,“我想和梦梦他们一起玩。”

“棋洛,我很高兴,因为治疗,你愿意敞开心扉,和大家一起玩耍了。”少年的声音还未脱去完全的稚嫩,但是语气却平淡而近乎无感情。

“我当然很感谢哥哥帮忙治好我的病,可是……”男孩皱了皱眉,“可是病既然治好了,为什么还要再打针呢?”

“人类只有不断进化才能有所突破,主宰这个世界。”少年毫不犹豫地回答,“棋洛,我们都是进化了的人类,是未来的希望。所以,现在只能委屈一下了。”

小小的周棋洛退后了一步。这一刻,他第一次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年,即使微微笑着,但却冰冷刺骨。


================================================


许墨抱着我逃出他的秘密研究所,门口就看到了他的私人轿车。小心地将我放在副驾驶位置上并系上安全带,然后拨通了手机。

“Helios,我把我的位置发给你,我们需要畅通无阻。”

“……收到。不过你别忘了,”对方的闷闷地答道,“我可不是为了你。”

“知道。”许墨将手机开成外放模式,架在车载支架上,启动了轿车。

“嗨,薯片小姐,知道我是谁吗?”电话里的人马上变为明亮的声音,问道。

“诶诶诶——!?周棋洛?”我惊讶极了,“你和许墨原来认识啊。”

“……是啊,孽缘吧。”对方咂咂嘴,显然不想接这个话题,但毕竟是莳梦问的,只能闷闷地回答,“现在你们将接受我的buff加成——畅通无阻,没有红灯!开车咯~!”

“诶诶诶!!!??”我又是一阵惊讶,下一秒才反应过来——啊啊,对于周棋洛这样资深的黑客来说,应该的确是小case了吧。

“他们追上来了,我们走。”许墨踩油门加速起来。

……

“——薯片小姐,前方红灯!piapia!看我一手操作完啦~”手机那头一阵键盘劈里啪啦的声音后,周棋洛阳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哈哈,果然他在敲代码的时候不会说话,感觉特别有戏剧性,我不禁笑出了声,之前紧张的气氛也变得轻松愉快了起来。但是我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在我和周棋洛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时,一旁的许墨脸一直紧绷着。

“许墨……?”我突然发现许墨闯了个红灯——等等?不是说畅通无阻吗。

“Ares,你干嘛绕路?啧。”周棋洛那边果然一愣,然后马上沉默下来,只能听到键盘的声响。

“稍微绕一下,甩掉一些人。”许墨的话显然是骗人的——在周棋洛的计算下,我们只要过了马路,信号灯就会变为红灯,除非是有evol的人追着,不然一般人早就被甩掉了,但是如果被evolver追着,并不需要做出绕路的举措。

唯一能解释的,就是——某人吃醋了。

我偷偷瞄向许墨,果然他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他会有这样的小情绪,不禁让我感到窃喜。

“Helios,这次我没绕路,怎么信号灯不对。”又在过一个马路的时候,许墨突然说道。

“——有人侵入了我的服务器,可以啊,厉害。”周棋洛似乎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我不禁陷入沉思。是啊,如果没有同样很厉害的黑客,又怎么会在那次黑客联盟大会事件中设置出了那样的炸弹?周棋洛在炸弹引爆前不到3秒破解出,是不是也是对方故意设计好的呢?

“碰!”就在大家都紧张之际,突然车子猛地一震,我身边右侧的后视镜被打掉了一个。

“莳梦,你会开车吗?”许墨解下了安全带。

“诶?!我我我……我科目二还没过……”我愣住了,但是马上反应过来,现在如果没有许墨帮忙抵抗后方的攻击,很可能我们的车会受不住——我一咬牙,和许墨互换了位置,操起方向盘(?)就是一顿操作!

“嘿呀——”从来没有如此飙速过的我,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不过还在我们已经驶出了市区,这也是为什么对方敢动手的原因。

“相信你的直觉,”许墨说道,“棋洛也会帮你。”

顿了顿,他又说道:“我相信你。”

“嗯!”我用力点了点头。

“莳梦,前方右转。”周棋洛的声音让我冷静下来,我集中起自己的注意力,却不料右转后,有一个人影直直地挡在路中间!!

“不行!”我下意识地刹车,却不料因为右转时的漂移作用,车子直接翻了身!

“啊啊啊——”颠簸之中,我不知撞到了什么,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许墨,我知道你会经过哪里。”那个人显然是故意站在那里的,“我觉得没有人会比你更了解我了,而我也是。”

“但是你让我太失望了。”


TBC


QUEEN第四章(妄想的第十章后剧情~许墨x你 向~)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加入了雷电的evolver,之后我还会有更大的脑洞……

===============================================


Chapter4  逃


每当我从暂时的安心中抽离出来,刺耳的警报声就响了起来。

“还是被发现了……吗。”虽然在意料之中,但是许墨还是觉得这个速度比预期的快了一些,果然是因为……那个人也参与其中了吗。“莳梦,要逃了。抓紧我的手,不要放开。”

【那个人是谁】的话并没有说出口,我觉得到了时候,许墨会告诉我的。此外,我发现自己的视线虽然仍然黑暗,但是已经可以模糊地看到周遭事物的影子了。

“莳梦,你的眼睛过一会应该就能恢复了。”许墨说道,“在你的evol暴走后,我给你注射了一针具有抑制功能的药剂,可能有一些副作用,但是是暂时的。”

我想到醒来后脖子的刺痛,点了点头。

“疼吗?”

“没关系的,我已经是一个大人了,不怕的啦!你知道的。”知道我怕打针,许墨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愧疚,我连忙说道。

话音未落,身后就传来一阵巨响!

!?敌人追来了吗?

“许墨,遮遮掩掩的不像你呢。”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D。”许墨的声音居然有些笑意,“你这么大手大脚地破坏,早知道我都不用多花时间删除实验数据了。”

“你当然都把痕迹清理干净了我才这么做。”对方闻声也笑了起来,“早就想和你打一场了!”

——D是谁?我不敢大声喘气。

“失礼了。”在我发呆之际,许墨直接揽手将我横抱起来,让我不禁一声惊呼,转而又是一阵脸红。

视力在慢慢地恢复,朦胧中我看到身后不远处劈来一道闪电,迎面而来!

我猛地闭上自己还处于深度近视状态的双眼,但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

“放心,我会保护你的。”许墨抱着我转身就跑了起来。

我感觉身后不止D一个人,还有好多人的脚步声,一切都变得非常嘈杂,但突然间,一切又都安静了不少。但是除了许墨跑动的喘息声,我还是能够听到远处传来躁动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我不仅产生疑问。

“——空间折叠。”许墨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呼吸吹到头发上,感觉有些痒痒的。

“空间折叠、防护屏障,还能这么久不睡觉,许墨,你怎么会有这么多evol?”我将自己的疑惑问了出来,“这和你的研究有关吗?”

“嗯。”许墨轻声回答道,“以evol为前提,加上左右脑优势理论的研究。人的逻辑、语言、分析等在左脑有优势,evol的存在也主要以左脑为主。”

“右脑呢?”我下意识地问道。

“……音乐、情感、想象、创造,……图画,这些。”许墨沉默了一会,回答道。

——不知怎的,我从他的话语中听到了经历了长久的寂寞和叹息。

“所以,对我而言,你就是奇迹。”许墨将我抱得更紧了一些。


“许墨,虽然你有多种evol,不过嘛,我们也是人多力量大的。”前方的路突然被几个人挡住,出现了几个穿着统一黑色服装的人,“会空间折叠的,也不只是你!”

“等到一会老大来了,你就等着受死吧!”对方的语气歹毒。

“我并没有打算和你们打的意思。”许墨的语速缓慢。

“什么意思……?”

“你马上就能知道了。”许墨将我小心地放下,从口袋中拿出手枪,没有给对方反应的时间,他就击倒了一人。

手枪并没有消音的设备,但是却没有开枪的声响,只是轻轻“噗呲”一声,对方一人应声而倒。

“多带了一些抑制剂的针,给你们尝尝。就是剂量稍微大了些,会有些不良反应。”许墨仿佛在上课一样,完全没有紧张的感觉,游刃而有余。

“你……!”很快,双方就进入了激烈的交战中。许墨将我护着,完全没有让我收到一点伤。但是他似乎也没有借此优势逃走的样子。——他还有什么别的计划?

“许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在这浪费时间,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是D的声音,他已经赶来了!?

“未必。”许墨眯起眼睛,将我护在怀中。

一阵强风呼啸而过,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凌冽了起来。

这个熟悉的感觉是……白起学长!!!

“哦?这还真是没想到……”D却比其他人的反应都激烈,“白、起!”

“你……!!”白起果然乘风而来,还没来得及找到我和许墨,就被一阵阵雷夹击。

“就是现在。”许墨话音未落,就将我抱起。


TBC





QUEEN第三章(妄想的第十章后剧情~)许墨x你 向~

第一章

第二章     高产似……

==========================================


Chapter3  背叛


“我不打算……放你回去。”许墨的声音很坚定,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虽然看不见,但是我仍然把头转向了他。说实话,我的心突然提了上来,因为我害怕的是……

“我也不打算,把你交给组织。”许墨的声音仍然非常笃定。

是啊,前面和李泽言对峙的时候,与他仿佛有着非常高的同理心。当这位Queen在自己身边的那一瞬,就已经不打算……再放手了。

从一开始只是因为任务接近这个少女,到发现她的色彩,到移不开自己的视线,原本以为童年的相遇只是偶然,没想到命运早就安排了他们之间的命中注定。

充满了讽刺的命中注定。

许墨感觉这是自己做出的最为不理智的决定了。可是,如果,若……


若她不愿意呢?

自己的贪心居然妄图能够抛下一切,将她留在身边。哪怕自己做了充分的准备,但倘若她不愿意,那……自己应不应该放手呢?

——应不应该打开窗户,让这只蝴蝶飞走?

【因为我想听你笑啊。】——少女前不久的话语还围绕在他的耳边。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罪恶感。

自己用自私的理由把蝴蝶留在了自己的身边,而蝴蝶只是为了讨那位无趣的画家的一笑,误闯入了这片阴暗潮湿的灰色画室。

如果、如果她不愿意……


“你……”我听了许墨的话,怔怔地说不出什么来。但首先,心中的大石头俨然落地了。我最害怕的……无碍乎就是那些令人心寒的实验仪器,我绝对不想再回到和那个孤儿院一样的地方了。许墨……应该是他们一派的吧。他这么说,看来是打算背叛组织了。

但是现在白起学长和李泽言一定也将矛头指向许墨,也就是说,许墨要面对的是组织……和学长他们。因为我……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说道:“你可以把我……”但是话到一半,我就说不下去了。


【我还知道,这个大哥哥离开后也不会回来了。】


“……”许墨没有说话,他在等待我的回答。

是的,只要我再坚持一下,会不会……他就会选择离开?白起学长和李泽言会保护我,可以对抗组织,许墨也会帮我对抗组织……但是……

如此处境之下的许墨,可能只有死路一条吧。

【这个大哥哥离开后,也,再也,不会回来了。】稚嫩的声音是自己的,是之前的那个梦,现在却宛如可怖的诅咒,让我出了一身冷汗。


不要……我不想这样!!!


——脖子有些刺刺的疼痛,我皱了皱眉,但是仍然表明了想法:“我和你走。”

“我没有把握。”许墨的声音微微颤抖,仿佛透出了一些难以置信,这一刻,他竟然有些退缩了。


当听到那句【我和你走】的时候,自己的心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狂喜——虽然这一点都符合他一贯的作风。但……因为这个女生,一切都慢慢变了。

仿佛又担心少女改了主意,他又加了一句话:“但是我也不是没有准备。”

“噗……”这次,少女突然笑出了声,“哈哈,许墨你刚刚怎么这么可爱……”

可爱?

这个从来不搭自己的词语,竟然从这个女生的口中说了出来。

“是啊,可爱,听得我现在就想抱抱你。”女生说完后,突然脸红了起来,有些慌张。“就是……突然解释的木木的,像……”

“是啊,像你一样。”许墨走向女生,将她环抱在了怀里。

“你答应了,就不许反悔。”他仿佛依恋一般轻嗅着女生的气息,“你现在已经是我笼中的蝴蝶,我不会再放手了。”

“许墨,我以前听过一句话……我觉得,我可以把它当作我的答案。”

“是什么?”

“心之所囚即为牢笼,心之所向即为堡垒。”女生轻柔的声音仿佛魔咒一般,打开了男生紧闭的心扉,“我现在,感到前所未有的安稳。”


【心之所囚即为牢笼,心之所向即为堡垒……吗。】许墨看着女生,目光中的温柔闪烁。

“你总是……这么不可思议……就像,奇迹一样。”

他喃喃道。


TBC


QUEEN 第二章(许墨x你)

第一章戳我~

这是YY第十章后的故事,许墨X你 向~

讲的是觉醒后的女主的故事,智商果然有所提升了(并不)

============================================================


Chapter2  失明


“拜托了……请……无论如何……都要救救他……”女性虚弱的声音几乎被雨声埋没,充满了哀求,“我怎么样都不要紧……请……救救我儿子……”

无碍乎,女性指的是她不远处躺着的少年。她看不清眼前是否有人,但是本能让她呼救,而她浑然不顾自己。

“无论如何……吗。”陌生的声音喃喃响起,“您的委托,我收到了。”


============================================================


浑身宛如被束缚,动弹不得。连呼吸都……非常困难。可以说,是不能呼吸。为什么呢?

冰凉浑浊的触感,让我感觉到,这是在……水里。

……海里?我跌到海里溺水了吗?

不是……这不是海……这是…………!


“唔!!”打了一个寒颤,我猛然睁开眼睛,却发现什么都看不见了。脖子也有些生疼。

“许墨?!你在哪……我…看不见了。”我一刹那有些焦急。

“我在这里。”对方的声音听上去仍然同往常一般,仿佛拥有令人安心的魔力,“在你的身边。”说罢,我感到有一只大手覆上了我微微颤抖的手。

“我好像又做梦了,又是掉进了海里……不…不是海。是什么呢……”事到如今,我也知道梦境的力量了。自从响起一切后,我感到预知的能力仿佛憋了很久脾气的坏孩子,爆发出来让我措手不及。小时候也只是能通过梦境看到第二天的事情,现在好像见到画面就能看到不久以后的情境碎片。

我觉得,这个梦,很重要。

它能告诉我,我也不曾知晓的秘密。

“莳梦,你的evol现在不太稳定,有些暴走了,所以看不见,对你来说,未尝是件坏事。”许墨皱了皱眉,虽然对方并不会看到。

“好……”我下意识地回应他,不曾怀疑。

“莳梦,你总是这么相信我,哪怕现在,也是吗?”男生微微叹了口气。由于失去了视觉,听力也自然而然变得敏锐了起来。

“唔?嗯……”也对,我似乎从来都不曾对许墨有所怀疑。而且,这家伙有时候还总是一本正经地捉弄我,但是……我是多么依恋他的笑声和笑脸。

觉得哪怕他欺骗我,也就无所谓了。

不知怎的,我就这么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因为我想听你的笑。”但是这明显是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跳过了许多心理过程……话一出口,我就不小心咬到了舌头。“呜呜!”

“噗……”对方微微一怔,然后忍俊不禁起来。真是……拿你没办法呢。他想。完全败下阵来了。

“你别笑啦!我还是能听得到的!”女生气鼓鼓的样子像极了炸毛的小猫咪,许墨下意识地想要揉揉她的脑袋,但是伸出的手却停下来。

不应该……不可以再……

沉溺于此才对啊。

“许墨,话说回来,我们在哪呢?”我想起了李泽言和白起学长他们,不禁有些担心。我……应不应该回去?许墨会放我回去吗?

“这里是我的研究室。”许墨的眼神变得比刚刚更为深邃了,深不可测。

“我不打算……放你回去。”仿佛下定了决心,男生一字一字地说道。

是的,迷恋于仅有的色彩,瞳眸早已印上了这只无辜的蝴蝶,再也不打算放她离开了。

只能,属于我一人。


TBC